5.00 avg. rating (97% score) - 1 vote

背景

由於一些情感和家庭上的原因,小弟這幾個月一直在自我掙扎,甚至每晚失眠。看過數次催眠治療,了解到自己一些潛意識中不安的根源,整理了部份思緒和一直以來的恐懼感覺,即時舒緩了不少。可是接著的多個星期情緒的起伏還是相當不穩定,失眠的情況更時好時壞,也大大影響到工作和朋友/家庭的關係。

幸運地,在這段受困擾的時期認識了AURORA的Mandy,除了進行了2次的OH卡諮詢,她還一直向小弟提供了不少寶貴的意見,在此表達感激和感謝。

雖然小弟由去年開始嘗試發展有關人格分類、星座、神秘學、身心靈等等的興趣,但塔羅和OH卡還是第一次接觸。

第一次OH卡諮詢過程

第一次的OH卡諮詢在一間寧靜的咖啡廳進行,我們一共使用了兩副牌,首先是「曼陀羅卡」,接著是「OH卡 Original」。

老實說小弟不懂得分辦什麼卡牌是哪一種,一開始以為「曼陀羅卡」是OH卡的一種,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塔羅,全名好像是「曼陀羅禪卡」。

曼陀羅禪卡

曼陀羅禪卡

當天的曼陀羅禪卡

一開始Mandy提醒我放鬆心情,並在每款顏色的卡牌中背向抽取1-3張,以上是小弟抽的一共10張牌,每張牌的正面都有不同顏色、數字和解釋,聽說這是用作初步了解我的狀態。

在經過一番的觀察和聯想後,Mandy把我抽出的牌排列成以上順序,並且清楚地解釋了我現在的心理和靈魂狀態 。

「咦……?」當時我是有點嚇一跳,這是巧合?是讀心術?是第六感?還是共情力

其實在這次諮詢之前,小弟也嘗試過一些「自我覺察」的過程,基本上和Mandy從塔羅中「看見」的狀態是吻合的,甚至比我自己的了解還透徹,尤其是中間那個自我猜疑的循環,好像就是一直以來重複吞蝕自己能量的黑洞。「發現」了這個內在處境,事實上有點感動,也有點安心,好像有了終於被理解的感覺。透過Mandy繼續的引導,小弟接著也稍為撇開心扉地說出了自己生活和情感上較為宏觀的狀況。

當然,這可能只是一個破冰,小弟認為主要的諮詢還是在接下來的「OH卡 Original」。

OH卡 (Original)

OH卡 Original

當天的OH卡 (Original)

在現實層面,很多問題的表面處理方法其實都十分簡單,奈何人不是機械,不是只按「執行」按鈕就能解決一切問題。曾經聽說過,表意識對應的是思考和理智潛意識對應的是感受和情緒。人會產生精神和情緒困擾,往往是因為表意識和潛意識之間的衝突形成。

處理情緒問題,一些傳統概念是選擇「吃藥」來治療表面的症狀,依小弟所見,「吃藥」的作用當然是不能質疑的,但這是一種治標的處理手法;要達到治本,不得不從「潛意識」中著手,所謂「心病還需心藥醫」。可是因為心理防衛機制的存在,人的潛意識在日常生活中是不容易接觸得到的,若要處理問題的根本,便需要「心理輔導」、「催眠治療」等技術;或是「OH卡」等潛意識投射工具去引導患者自行發現內心問題和治療,當然這些都是需要透過優秀的操作者輔助和引導。

由於嘗試過數次催眠治療,小弟也多少感受過進入「潛意識」狀態的感覺。而某程度上,在這次OH卡諮詢的進行過程中,小弟也多次被Mandy引導至面對、聆聽和了解自己「潛意識」真正的想法。

這副「OH卡 Original」內含有「繪畫卡」和「文字卡」各一組,Mandy細心地向我解釋道:有些人會對圖畫較敏感;有些卻會對文字較敏感。小弟心想:作為一位總是記得初次見面的人名字卻不記得樣貌的人,自己大概是文字派吧?(反正不關事)

Mandy讓我先在「繪畫卡」中背向選擇1張牌,小弟懷著好奇卻惴惴不安的心情,伸手抽取了牌堆其中的1張,然後番過來…

「What the f……fun?」這是腦海中第一個反應。

我的心一沉,目瞪口呆。

Mandy 請我嘗試解釋畫中內容,可是,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應該懷著怎樣的心情去理解和表達這張畫的含意,心裡名為「逃避」的青銅鐘「噹、噹、噹」的被大力敲打著。也許這是小弟在潛意識中想像到的其中一種最不敢面對的處境:

「背叛」

 

沉靜了一會,小弟以笑容掩蓋心中的恐懼感,懇請重新抽取另一張卡牌。也許看穿了我的心情,Mandy也豁然同意我的請求,並收起這一張令我不安的卡牌,讓我再次抽取另一張「繪畫卡」。

泡泡圈

這是小弟抽取的第二張「繪畫卡」牌,看到這較為和諧的畫面,心情瞬間放鬆了下來。細心看,畫中人(自己)像是以左手拿著一面鏡子,然而奇怪的是,鏡中沒有任何人的倒影。

當時思緒還沒有太過清晰,再細心觀察,圈中的藍色部份,似乎是天空的倒影?;背景的綠色,可能是室外的草地?

「難道這是一個泡泡圈?」

這樣的想法突然在心中萌生:

「那是天朗氣清的一天,沒有一點烏雲,小弟帶著新買的泡泡圈,在大綠草原中高興地遊玩著肥皂泡。突然間一陣風吹過,在這瞬間我垂下手上的泡泡圈,觀察著圈中肥皂水反射的天空的倒影,是清澈而平靜的,是美好而充滿希望的。為了記錄這幸福的瞬間,我拿起手機,拍下了這張照片,因此就出現了以上的畫面。」

 

「只有你自己一個在這綠草原嗎?還有其他人嗎?」Mandy問道。

Mandy引導的問題,當時小弟回答了什麼,我也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小弟盯著牌子看了一會,再嘗試把這張牌子上下倒轉看,開始發現這本以為是第一人稱視覺中自己的手,變得不再是自己的了。

上下倒轉的泡泡圈

「也許拿著泡泡圈的不是我,而是某位朋友吧?」

「那是天朗氣清的一天,除了小弟的內心以外沒有一點烏雲,朋友帶著我,還有他/她新買的泡泡圈,與我在大綠草原中高興地遊玩著肥皂泡,希望能把我從陰影中拉出來。突然間一陣風吹過,在這瞬間他/她垂下手上的泡泡圈,提議我觀察一下圈中肥皂水反射的天空的倒影,是清澈而平靜的,是美好而充滿希望的。他/她請我剔除心中的痛苦,更改為這美好的瞬間,他/她請我拿起手機,拍下了這張照片,因此就出現了以上的畫面。」

這時候,Mandy跟我都安靜了一會。

原來有時從不同方向觀察,事情的本質可以是完全不同的。一開始的故事中,「我」是幸福的;然而把牌上下倒轉再觀察,「我」原來是痛苦的。

如果「幸福」是表面,「痛苦」是內在,有時候人總是在意著自己外在的表現,但自己內心的波濤……到底要往何處湧去呢?

事實上整個諮詢過程中,我們在這張「繪畫卡」中糾結了一些時間,後來我也認為或許這是一面鏡子吧。

可是,鏡中的到底是誰/是什麼?

題外話:在MBTI人格分類學中,擁有「S (Sensation)」分類的人會較注重畫面中每一個小細節;然而,擁有「N (Intuition)」分類的人會較從畫面中概括觀察背後意義和關聯性,甚至從而想像出一個故事。

 

諮詢進入到最後階段,Mandy再邀請我從牌堆中抽取一張「文字卡」。「文字卡」的尺寸比「繪畫卡」大一些,可以把「繪畫卡」放到「文字卡」中間的框框中合拼成一個組合。

加上「痛苦」「文字卡」的「繪圖卡」

加上「痛苦」「文字卡」的「繪圖卡」

抽到的「文字卡」對應文字竟然是「痛苦」,印象中當時自己忍不住「哈哈」地笑了出來,幾十張的「文字卡」中竟然是抽中這一張。剛剛才提起「痛苦」,現在「痛苦」就找上門了,這是巧合,還是命運?

接著的談話內容都是圍繞著「朋友」、「家庭」、「關係」,總覺得大部份的煩惱和情緒來源都是來自「人際關係」,有時候也會想,如果沒有了人,還會有這些問題嗎?

「最痛苦的事,是自己的真誠被信任的人質疑。」

在多番被引導和在思緒中兜兜轉轉後,小弟說出了自己的表面答案

作為十六型人格分類的INFJ,「真誠」被質疑的確是一件感覺非常糟糕的事情。為什麼是「表面答案」?事實上我沒有說謊,但後來想起這可能也不是事實的全部吧。(其實在第二次OH卡諮詢中,小弟才把事件都全盤托出,有機會在下一篇分享吧)

「你覺得關係是很脆弱的嗎?」

觀察了我的反應,Mandy提出了一個非常到肉的問題。

「大概是?」我不確定地回答道。

到現在,我也反覆問著自己這個問題。

還記得當年大學一年級,在自己身心和學業情況最糟糕的時候,唯一一起打拼的同學突然失蹤;或是,轉換了新工作非常不適應,每夜都在惡劣的環境中加班的時候,突然被前度提出分手。

這些經歷,到底有多少影響了我對依附關係上的不信任?(不能否認我自己也有責任)

想到這一刻,突然留意到原來Mandy並沒有把那張「背後桶刀」的「繪圖卡」收起,「它」一直都在牌堆邊。一下子的衝動,我把「它」拿到手中。

「我能解釋這張圖片了。」我說道。

「最痛苦的是,被信任的人背後桶刀。」

「最痛苦的是,被背叛。」

兜兜轉轉,事情又回到了原點。原本想盡辦法去逃避內心的脆弱,最後還是自己流露了出來。Mandy微笑著把「背後桶刀」的「繪畫卡」放在「痛苦 + 鏡中」的卡牌旁邊。

「這就是OH卡,卡片只是工具,去投射你自己的內心。」

「抽到哪一張卡其實都一樣,想逃避最後也不會避得到,因為潛意識不會欺騙你。」

接下來的談話內容,小弟就不再詳寫了,只記得店員走過來,帶著不好意見打擾了我們的神情,提醒我們咖啡店要打烊了。看一看手錶,原來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差不多5小時

回家的路上,小弟一直想著剛剛的經歷沉澱著……「嗯,這大概就是自己吧」。

 

第一次OH卡諮詢感想

( AURORA)

這幾個月雖然一直嘗試自我覺察和自我疏理,然而很多思緒在整理的途中都瓶頸了。

在諮詢過程中,不得不說Mandy是一位優秀的聆聽者,亦富有同理心敏銳的觀察力。整個談話過程完全沒有一絲不舒服的感覺,自己也不知不覺地說出了比預期中更加多的事。偶爾也有說到一半自己也不清楚或不記得說話內容,幸好Mandy雖然氣場上很放鬆,卻沒有一絲聆聽的鬆懈,總是能提醒我的說話內容和引導令我說出重點的內心話。

有些在之前整理思緒中瓶頸的位置,Mandy甚至只用幾句就給我指出了結論,感覺好像比我還了解自己在說什麼。到底這是聆聽技巧?優秀的同理心?或直覺?我也不知道。但不可否定的是,這是一種天賦

整個諮詢過程中,小弟大概有3-4次淚崩的衝動,但基於有其它客人在附近,結果不是用手阻擋住眼睛就是用盡吃奶的力氣強忍著眼淚不要掉出來。(笑)

咖啡店的整體環境尚算不錯,然而中間有一段小插曲:

旁桌人家的狗狗,不聽主人的勸告,總是咬著網球走過來邀請我們一起玩拋球球。雖然諮詢氣氛偶爾被狗狗打斷,但看著牠可愛的臉龐和興奮的神情,令人心情愉快,心也溶化了~

主人說牠是邊境牧羊犬

主人說牠是邊境牧羊犬

回到這次主題:

有時候我們在生活中有太多外在因素要處理,很難靜下來聆聽自己心裡的聲音。這一天,小弟對自己變得更加了解,尤其最後的OH卡諮詢中,透過Mandy的引導,自我發掘了不少嶄新見解/課題

以下分享幾個嶄新見解/課題

1. 自己對人際關係的不信任感

「你覺得關係是很脆弱的嗎?」這個問題來的剛剛好。的確,小弟終於察覺到自己對於關係的堅固度是如此不安,因為害怕失去而產生焦慮,亦因為害怕失去而嘗試逃避

這絕對會是自己將來的一大課題。

 

2. 在自己最原始的心底裡,最想要什麼?

目標是「自己」,這個問題我竟然解答不出來。一直以來支撐著自己行動的來源的,總是「別人的快樂」。

因此,往往只留意別人,對關注的人事都擁有絕對的直覺;對自我的理解卻非常乏力,也不習慣面對別人對自己的關心。

「為什麼你想/會這樣做?」當某個朋友/情人/家人/同事/同學問道。

「只是自己喜歡嘛!」「只不過是順便!」「反正有時間!」

「因為那個誰會感到快樂!」 「因為他/她獨自進行好像會很困擾吧?」 「因為我不希望他/她不幸福!」

當然「刪掉的」才是內心話,但…說出來不是很奇怪嗎?

所以,「『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3. 不要跟哭泣中的小朋友說道理

「內心的小朋友在哭泣,你第一時間會如何做?」Mandy問道。

「?」小弟不知是不懂問題,還是不懂回答。

「當然是擁抱他,接受他吧!你還在跟他說道理,你覺得哭泣中的他有心情聽取理性意見嗎?」

原來一直以來,當自己產生了負面情緒,小弟只會跟自己說「傷心是不對的」「恐懼是不對的」「焦慮是不對的」……根本連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負面情緒,甚至只是把「理性」的一套硬塞給自己。

 

4. 自己扮演什麼角色,就會吸引相對的人

這半年來,小弟成為了多位朋友的樹洞角色,一直小心翼翼地聆聽和處理各種問題,甚至有點過份上心,把自己當成了「拯救者」角色。

然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功課,你不能總是去幫別人完成他們的功課

或許,這是一種INFJ人格的自我保護吧? (參考:為什麼 INFJ 在人格發展上會這麼痛苦?)

結論

這次的OH卡諮詢中,雖然小弟沒有發出「O~H~」的驚嘆之聲,但對自己的成長和幫助之大是無可否認的。

小弟亦非常欣賞Mandy的誠懇和專業的態度、清晰和智慧的思維、還有敏銳的直覺 (警告!你的內心會被瞬間看穿!)

整體而言,這次AURORA帶給小弟的是一趟豐收和享受的心靈之旅!